首 页
关于天赞
风险防控
杭州分所
天赞快报
南昌分所
商法案例
天赞文化
法律咨询

 
用户名:
密  码:
 
 电话: 0570-3672225
 传真: 0570-3672228
 E-mail:tianzanls@163.com
 地址:衢州市狮桥街1号7楼
 邮编:324000
 

杭州钱江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常山周福生珠宝有限公司
杭州柯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杭州新俊建筑劳务有限公司
杭州信达投资咨询估价监理有限公司
杭州赛石园林集团有限公司
浙江昆仑园林工程有限公司
杭州市滨江区风情苑小区第三届业主委员会
浙江浙耀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浙江乡愁旅游文化开发有限公司
浙江创发拉链科技有限公司
浙江维伟房地产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衢州洲扬实业有限公司
浙江富通塑料包装有限公司
浙江广汇家居市场开发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衢州市分行
衢州中等专业学校
浙江衢州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衢州利泰置业有限公司
仙鹤股份有限公司
浙江航于电梯有限公司
浙江星奥消防工程有限公司衢州分公司
衢州北威拉链有限公司
衢州市柯城区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
浙江衢州永晟达科技有限公司
浙江宝红建筑工业化制造有限责任公司
衢州市东航物资有限公司
浙江天地钢结构有限公司
浙江龙游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衢州凤朝金柏丽百货有限公司
浙江根根陶瓷有限公司
衢州通成农业发展有限公司
衢州市蓝洋建材有限公司
衢州市农业农村局
衢州市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
浙江弗莱制冷剂有限公司
浙江金马建设工程机械有限公司
浙江衢州汽车运输集团有限公司
衢州市清泰环境工程有限公司
浙江开化铭泰置业有限公司
衢州市柯城区司法局
衢州市柯城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衢州经济开发区双港管委会
衢州冠发君悦大酒店有限责任公司
衢州正合房地产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衢州飞扬旅行社有限公司
衢州博悦大酒店有限公司
浙江鼎优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浙江易天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贝爱达电器制造股份有限公司
衢州恒大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巨化集团公司汽车运输有限公司
衢州市中宁化工建材有限公司
衢州市库米赛诺粮食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衢州市库米赛诺粮食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浙江巨化物流有限公司
衢州润道化工科技有限公司
浙江峰仔食品有限公司
浙江衢州公交集团有限公司
好梦来家纺有限公司
衢州一粒志食品有限公司
衢州悦龙湾度假山庄有限公司
衢州市安达旅游汽车有限公司
衢州市柯城四海通钢管租赁服务部
浙江置电非晶电气股份有限公司
衢州杭甬变压器有限公司
衢州市昌远化工有限公司
衢州市四维伟业钢铁贸易有限公司
衢州城欣文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浙江宏成建材有限公司
衢州市新华小学
浙江汇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衢州市科学技术局
衢州绿色发展集团有限公司
衢州绿色产业集聚区管理委员会
浙江中硝康鹏化学有限公司
衢州市东发铝业有限公司
浙江太有进出口有限责任公司
衢州市博特化工有限公司
浙江衢州永正锂电科技有限公司
衢州蓝波湾大酒店有限责任公司
衢州名门汪宠贸易有限公司
衢州市嘉唐机械有限公司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衢州市分公司
衢州华捷建材有限公司
衢州刘家香食品有限公司
龙游县正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衢州市龙华客运有限公司
衢州市天顺五金筛滤有限公司
衢州新诺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
浙江衢州银润建设有限公司
浙江金兰塑胶有限公司
兰溪市宏泰精密机械有限公司
衢州久通物流有限公司
兰溪市日新真空镀膜有限公司
衢州领跑健身有限公司
衢州华耀玻璃有限公司
衢州帅营物流有限公司
衢州市柯城区华墅乡人民政府
衢州悦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
浙江领航市政工程有限公司
衢州巨尊食品有限公司
衢州市巨江航运建设开发有限公司
衢州市交通设计有限公司
浙江正和监理有限公司
衢州市青少年宫
浙江金沃精工股份有限公司
浙江艺景环境工程有限公司
衢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
浙江常山虎跃水泥有限责任公司
浙江建工绿园置业有限公司
浙江东越实业有限公司
信实环境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衢州市公路管理局
衢州兴通桥梁预制有限公司
泰宇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衢州市综合客运枢纽发展有限公司
浙江衢州煤矿机械总厂股份有限公司
衢州市交通运输局
衢州市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浙江开关厂有限公司
衢州市天越水利建设有限公司
衢州品尚人工环境工程有限公司
衢州市海源建材有限公司
浙江九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衢州市民用航空管理局
浙江省衢州机场管理有限公司
衢州恒辰建设有限公司
衢州市柯城区供销合作社联合社
衢州市柯城区审计局
衢州市柯城区衢化街道办事处
南丰县嘉鸿实业有限公司
衢州市顶天模型有限公司
浙江广旭铝业有限公司
衢州市柯城区姜家山乡人民政府
衢州恒硕传动机械有限公司
浙江海豹制漆有限公司
衢州广播电视大学
中共衢州市委老干部局
衢州市格堂建筑装饰设计有限公司
衢州市衢化化工有限公司
衢州市嘉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衢州市九洲化工有限公司
巨化集团公司资产经营分公司
衢州市东明化工有限公司
浙江巨圣氟化学有限公司
浙江科健安全卫生咨询有限公司
乐平塔山电化有限公司
衢州巨化房地产开发公司
衢州市协成化工有限公司
衢州东盛化工有限公司
浙江衢州万能达科技有限公司
浙江衢州联州致冷剂有限公司
浙江巨化投资有限公司
浙江衢化氟化学有限公司
中巨芯科技有限公司
衢州麦丰户外用品有限公司
衢州市新希望物资贸易有限公司
衢州港诚机电产品制造有限公司
衢州霄汉服饰有限公司
衢州梁城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衢州市金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浙江巨化化工材料有限公司
衢州市产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
浙江凯顺特种纸业有限公司
浙江普农饲料科技有限公司
浙江大成钙业有限公司
衢州市乌溪江引水工程管理局
衢州市衢江区板固水电站有限公司
一清环境管理服务有限公司
建德市李家方解石矿(普通合伙)
衢州市金镖保安服务有限公司
浙江常山利盛新材料有限公司
浙江宇众建设有限公司
衢州市优尼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衢州泽潇医用包装材料有限公司
浙江衢州格林特电线电缆有限公司
浙江启越纸品有限公司
衢州市国隆贸易有限公司
浙江神画影业有限公司
衢州市柯城区信访局
浙江衢州柯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衢州市佳家乐儿童乐园管理有限公司
浙江明一化工机械有限公司
衢州龙鑫建材有限公司
衢州市柯城区石室乡人民政府
上饶市广丰区永平实业有限公司
衢州市东大特种纸有限公司
衢州广屹物流有限公司
衢州市邦泰物流有限公司
衢州朗馨养老服务有限公司
衢州市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神州律师网
衢州新闻网
浙江中小企业网
衢州司法行政网
浙江衢州律师网
衢州金融服务网
衢州民间借贷网
 

最高法公布四起典型案例 三起涉人身损害赔偿案

发布时间:2014/7/25 | 浏览次数:998

最高法公布四起典型案例 三起涉人身损害赔偿案

 


 

    最高人民法院24日公布四起典型案例,其中三起涉及人身损害赔偿案,一起涉及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负责人表示,一段时期以来,一系列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或其他侵权纠纷案件都在不同程度上、不同范围内引起了社会关注,例如前几年的“彭宇案”以及这次发布的许云鹤案、吴俊东案等。

  该负责人指出,部分案件在审理期间乃至判决作出后,社会舆论都给予了较大的关注,不同媒体给出了不同的评价,有的甚至是较具负面性的评价,案件的审理结果在一定程度上并未得到舆论的理解和支持。

  该负责人强调,这一些案件以及它们造成的影响和后果,对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借鉴意义是,无论社会舆论如何评价,只有详细审阅双方当事人证据、认真听取双方辩论的法官才最有可能做出公正的判决。进而言之,法官审理案件,应当依据证据、依据法律做出自己的判断,排除社会舆论的压力。

  四起典型案例如下:

  陈某某人身损害赔偿案

  一、基本案情

  杜**(88岁)与陈**(小学学生)系同村村民,2009年1月4日在双方住房附近的街道上,陈**将杜**撞倒在地。杜**被送住院治疗,经医生诊断为:1、心房纤颤;2、右股骨粗隆间粉碎性骨折。花费医疗费人民币2121.85元。半年后,卫生所再次诊断为右下肢骨折,合伴感染。同年8月17日,杜**去世。杜**亲属要求陈**及其法定代理人赔偿包括死亡赔偿金在内的各项损失94145元。陈**一方辩称,陈**是要去上学时发现杜**躺在水沟里,主动上前要把她扶起来,根本没有撞倒杜**,其行为完全是助人为乐。法院审理查明,2009年1月8日,被告陈**的祖父陈国华出具一张便条交原告收执,该便条载明:“经征求**意见,不报警私了,一切由我自负。2009年1月8日  陈国华。”2009年1月10日,原告陈孙权、陈孙胜、陈东辉(即杜**之子)出具一张收据交陈国华收执,该收据载明:“今收到第二监护人陈国华现金壹仟伍佰元正,[因其孙撞倒杜**造成骨折。(前收据已由国华烧掉,以本据为准)]。 收款人:陈孙权  陈东辉  陈孙胜  二00九年一月十日 ”。

  二、裁判结果

  福建厦门同安区人民法院审理认为,陈国华作为陈**的长辈,在事发当日即到现场,从其出具的“私了”便条和其提供的“收据”内容分析,可以认定陈国华确认了陈**撞倒杜**的事实。虽然陈国华主张该便条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但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系受到欺骗或威胁而写下,结合其已支付1500元的事实也表明其同意承担赔偿责任。就死亡后果与此次摔伤间的因果关系看,杜**摔倒骨折并非导致其死亡的唯一原因,结合本案实际,本院确定杜**的摔伤在其死亡结果中占有20%的原因力。陈**对杜**的摔伤结果存在过错,但杜**的子女未尽好监护义务导致其在巷道里摔倒同样存在过错,故原告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本院因此酌定被告陈**与原告各承担50%的责任。结合杜**摔伤与其死亡结果的原因力比例,法院确定,杜**因伤就医的损失为13321.85元,死亡造成的损失59925元。判决被告方承担杜**受伤、死亡造成经济损失为(133321.85元+59945*20%)*50%=12655.43元。

  三、典型意义

  本案中,双方对侵权人是否实施侵权行为的事实各执一词,在此情况下,原告方提出的被告方在处理此事的过程中承认侵权行为的书面证据,就成为认定事实的关键。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在被告方不能提供证据反驳案涉书面证据的情况下,法院根据书面证据认定被告的侵权事实,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72条的规定。此外,在赔偿责任的负担上,法院对于侵权行为与被侵权人死亡结果之间原因力的区分和确认,以及对最终赔偿责任的合理划分,亦有借鉴意义。

  吴俊东、吴秀芝与胡启明、戴聪球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

  一、基本案情

  2010年11月23日,吴俊东驾驶吴秀芝的鲁DK0103普通正三轮摩托车在全宽6米的机非混合车道超车时,与胡启明驾驶的无号牌电动自行车(搭载其妻戴聪球)发生交通事故。电动自行车失控侧翻致胡启明及戴聪球二人受伤,随后吴俊东送二人至医院治疗。双方就吴俊东是否谨慎驾驶及其所驾摩托车与胡启明所驾电动自行车是否发生刮擦及碰撞,各执一词。交管部门对事故成因及责任无法认定。超车过程中,胡启明车辆靠道路右侧行驶,距道路右边半米左右,吴俊东车辆距离道路右边一米多远,两车横向距离为40—50厘米。吴俊东超车时为五档,迎面有一黑色轿车快速驶来,吴俊东称感觉有点危险。事发现场道路平坦,事发时除黑色轿车外无其他车辆经过。事故车辆经检验均符合安全技术标准;吴秀芝的车辆未投保交强险。

  二、裁判结果

  浙江金华中院二审认为,吴俊东驾驶三轮摩托车超越胡启明电动自行车时,其车速较快;结合吴俊东超车前未注意到对向快速驶来的黑色轿车看,可以认定其未尽谨慎驾驶的注意义务。交管部门的事故责任证明虽未能证实两车是否发生碰撞或刮擦,但从证人证言反映的情况看,正是在吴俊东超车过程中胡启明的电动自行车发生左右晃动而侧翻,结合事故现场的其他情况,根据民事诉讼法高度盖然性的司法原则,审理法院认为胡启明的电动自行车翻车与吴俊东驾三轮摩托车超车中疏忽大意存在因果关系,吴俊东应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胡启明驾驶电动自行车搭载成年人违反道路安全法亦有过错,双方按三七比例承担胡启明等的医疗费、伤残赔偿金、误工费等人身损害赔偿责任。

  三、典型意义

  法律事实不同于客观事实,民事诉讼的证明标准也不同于刑事诉讼证明标准。我国民事诉讼采取的是高度盖然性标准。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法院根据高度盖然性证明标准,结合吴俊东超车前未注意到前方驶来的车辆,超车时车速较快(五档),与胡启明车辆横向距离较短(仅为40-50厘米),从而认定超车过程中胡启明的电动自行车发生左右晃动而侧翻与吴俊东的超车行为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本案合理界定了超车时驾驶人的注意义务范围,在证明标准及事实认定方面具有指导意义。

许云鹤与王秀芝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

  一、基本案情

  2009年10月21日中午,许云鹤驾驶未投保交强险的轿车并道时,与违法翻越中心隔离护栏的王秀芝发生交通事故。王秀芝倒地受伤,造成右下肢受伤。现场勘查显示,许云鹤所驾车辆停在中心隔离栏边的第一条车道,车辆左前部紧挨中心隔离栏,左前轮压着中心隔离栏桩基,车辆与隔离栏呈约45度夹角。许云鹤称王秀芝属跨越护栏时被绊自行摔伤,与己无关。因无现场证人及直接证据,当地交管部门出具的交通事故证明并未对该起事故责任予以划分。王秀芝起诉请求医疗费、残疾赔偿金、护理费等16万余元。二审期间,经王秀芝申请并经征询双方意见,审理法院依法选择相关司法鉴定机构对王秀芝的伤情成因进行了鉴定,鉴定意见为:王秀芝右膝部损伤符合较大钝性外力直接作用所致,该损伤单纯摔跌难以形成,遭受车辆撞击可以形成。

  二、裁判结果

  天津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以下简称《道路交通安全法》)的相关规定,本案系许云鹤与王秀芝在道路通行中因过错或意外而发生的人身伤害及财产损失事件,属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范围。关于许云鹤的驾车行为是否致害王秀芝的问题,二审认为虽无事故现场监控录像及目击证人等直接证据,但根据相关证据亦可认定。交管部门的现场勘查及事发时许云鹤车辆的位置,符合紧急情况下避让制动停车状态;司法鉴定意见认为王秀芝的腿伤符合较大钝性外力由外向内直接作用的特征,且腿伤高度与案涉车辆制动状态下前保险杠防撞条高度吻合,符合车辆撞击特征,单纯摔跌难以形成;事故现场无致伤的第三方、从王秀芝尚能从容跨越护栏亦可排除其之前被撞受伤的可能性。鉴定单位及人员具有相应的鉴定资质、接受质询分析清楚、说明充分,送检材料亦经过双方质证。二审认为,上述证据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认定王秀芝腿伤系许云鹤驾车行为所致;许云鹤称王秀芝属自行摔伤,其停车救助的理由不能成立。许云鹤驾驶机动车未尽高度谨慎的安全注意义务,应承担40%的过错责任;王秀芝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有关“行人不得跨越、倚坐道路隔离设施”的规定,应承担60%的过错责任。因许云鹤未履行交强险之法定投保义务,审理法院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及交强险的有关规定,判决许云鹤于交强险赔偿限额内(医疗费赔偿限额1万元,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万元)赔偿10.7万余元。

  三、典型意义

  机动车交通事故中,对于一些无监控录像、无目击证人,且双方当事人对于事故原因又各执一词的情形,人民法院如何认定事实是一大难点,本案即具有典型意义。本案的争议焦点是王秀芝的腿伤是否为许云鹤的驾车行为所致。对此,二审法院委托具有资质的鉴定机构进行伤情成因鉴定。鉴定机构经过鉴定,认为受害人伤情符合车辆撞击特征,单纯摔跌难以形成。同时,由于事发时并无第三方车辆,且受害人尚能从容跨越护栏,故可以认定王秀芝的腿伤乃许云鹤的驾车行为所致。此外,由于许云鹤违反法律规定,未购买机动车交强险,故而承担了交强险项下的赔偿责任。如果其依法购买交强险,该责任原本是可由保险机构承担的。

  曾明清诉彭友洪、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蜀都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一、基本事实

  2011年10月10日19时左右,未知名驾驶人驾驶未知号牌货车与横穿马路的曾**相撞后逃逸;后有未知名驾驶人驾驶未知号牌机动车碾压倒地的曾**后亦逃逸。19时05分许,彭友洪驾驶自有的川A211R9号小型轿车(该车在平安财保蜀都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不计免赔限额为2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途经事发路段时,由于刹车不及,从已倒在道路中间的曾**身上碾压过去(其自述碾压部位为曾**胸部),随即停车报警。19时21分,医护人员到场,经现场抢救,确定曾**已无生命体征,出具了死亡证明书,载明曾**死亡时间为19时34分。交警部门亦对现场进行了勘验、拍照,并制作了现场图,上述材料显示:道路基本情况为城市道路,双向8车道,道路中心由双实线分隔,事故现场附近无人行横道,路上血迹、曾**倒地位置、川A211R9号车辆均位于靠近双实线的车道内,周围无拖拉痕迹。同月19日,四川基因格司法鉴定所出具《DNA鉴定报告》,鉴定意见为:川A211R9轿车前保险杠下部和轮胎上提取的血痕样本属于曾**。同月26日,成都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尸检报告》,载明检验意见为:“推断曾**的死因为颅脑、胸腹部复合性损伤致死亡,建议进行尸体解剖明确致死方式。”但经彭友洪与曾**亲属协商,未进行尸体解剖。2011年11月14日,交警部门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以未知名驾驶人肇事后逃逸为由,确定未知名驾驶人均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该《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还载明:彭友洪驾车未确保安全,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由于无法证实曾**死亡是否因与川A211R9号车相撞所致,故不能根据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及过错的严重程度确定当事人的责任。由于未找到逃逸车辆,曾**之父曾明清(系曾**的唯一继承人)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彭友洪、平安财保蜀都支公司赔偿因曾**死亡造成的各项损失合计424 576.50元。

  二、裁判结果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在彭友洪驾车碾压曾**之前,有未知名驾驶人先后驾车与曾**相撞并逃逸。未知名驾驶人与彭友洪虽无共同故意或共同过失,但每个人分别实施的加害行为都独立构成了对曾**的侵权,最终造成了曾**死亡的损害后果,该损害后果具有不可分性,且每个人的加害行为均是发生损害后果的直接原因,即每个人的行为都足以造成曾**死亡。因此,原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以下简称《侵权责任法》)第十一条“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每个人的侵权行为都足以造成全部损害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之规定,确定彭友洪与肇事逃逸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并无不当。连带责任对外是一个整体责任,连带责任中的每个人都有义务对被侵权人承担全部责任。被请求承担全部责任的连带责任人,不得以自己的过错程度等为由主张只承担自己内部责任份额内的责任。在其他肇事者逃逸的情况下,曾明清请求彭友洪承担所有侵权人应当承担的全部责任,符合法律规定。故判决:1.平安财保蜀都支公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原告曾明清310 212元;2. 彭友洪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赔偿原告曾明清8099.60元。

  三、典型意义

  本案审理之时曾广受关注,一些媒体将本案简化为“三车碾压老人致死,前两车逃逸第三车担责”的标题式报道。部分社会公众从普通情感出发,认为由第三车承担全部责任不合情理,可能助长“谁救谁倒霉”、“好人没好报”的社会心理。然而,从事实层面而言,第三车碾压之时,受害人并未死亡,究竟哪一辆车的行为致受害人死亡无法确定,但根据尸检报告、勘验笔录等证据,可以确认每一辆车的碾压行为均足以造成受害人死亡的后果。这属于《侵权责任法》第十一条所规定的聚合因果关系,行为人之间需承担连带责任。彭友宏发现碾压后果及时停车报警,救助受害人,是履行公民责任的诚信行为,值得赞赏和提倡,而就事件后果而言,由于有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的分担机制,车主自身承担的赔偿责任实际上并不重。但反观肇事后逃逸车辆的未知名驾车人,一方面,在法律上其乃肇事后逃逸的刑事犯罪嫌疑人,时时有可能被抓捕归案;另一方面,逃逸之后其内心也将时时受到良心的谴责而无法安宁。与主动救助相比,逃逸的后果无疑是更为严重的。

 

 
『关闭窗口』
访问量: 人次        浙江天赞律师事务所 2008 Copyright ©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5487655号  邮箱入口

声明: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刊载的内容以共享与研究为目的,不存在任何商业用途。如你对我们刊载的内容有异议请与我们联系。